手經過訓練,他的筆墨才有深趣;腦經過訓練,他的取景造境才有感性,才有深度;心中坦蕩,可以不矜持、不偽飾,自適其性之所宜而不用其所短。--江兆申

江兆申,早年刻印、抄書貼補家計,自修詩文與繪畫,四十歲首次個展獲舉薦入故宮,以故宮博物院副院長退休。「文人畫」的特點在於讀書涵養,胸有丘壑,下筆有神。江兆申以傳統詩文涵養修身,在書法上勤下苦功,在水墨中一點一抹造境,再如筆的印刀下幻化金石。這位深具文人器韻的藝術家自謙:「我沒有為繪畫生多少名山向道之心,也沒有為自己設下期望畫的一定要有多好,我只是慢慢的畫,畫不好人然繼續慢慢的畫,便像一道淡淡的蝸涎,緩緩的橫過階際---其實在想想,我一生的遭遇也莫不如此,又何僅是繪畫。」(摘自18-039《文人•四絕•江兆申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