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有時畫固然要描繪現實,表現現實,但也不能太顧現實,這其間如何取捨,就憑畫家的思想與功夫了。」∼張大千

張大千以一支羊毛筆縱橫世界畫壇。南疆北域的長征遠跋,揮金如土的豪邁性格,造就了潑墨畫裡壯闊的大千世界。他既能縱覽明、清到北魏的冶藝世界,與古人同遊;又能另闢隻眼寫下自己的潑墨潑彩、山水、花鳥與人物;同時精通詩詞、書法與鑑賞,如此一個完美的「今之古人」或許不會再出現了……。(摘自18-002《雲山•潑墨•張大千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