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一個畫畫的人,如果把畫當作消遣,或者玩票,那就另當別論。如果把畫做為研究,則需『心、手、眼並用』。即是眼要觀八方,觀察各種自然界的變化,但是光用眼觀察還不夠,必須用心觀察,才能心領神會,然後動手畫,把所觀察領會到的好景物用筆墨表達出來,但是僅僅能表達還是不夠的,還需要思考,這是因為觀察的景物未必完全適合在畫中表達,所以加以思考與取捨,才能達到比較完美的境界。」 ∼傅娟夫

傅狷夫重寫生、重思考、重層次和透視的創作意念,異於多數水墨畫家。他不偏古廢今,在固守傳統之餘,挹注豐沛創作活力於現實環境之中。從三峽險灘、大里浪濤到祝山雲海,透過觀察,他體悟山水的精神在於氣韻,氣韻源於生動,生動存於真實。他自創「點漬」、「裂罅」等皴法,貼切地詮釋台灣風景的獨特樣貌;又以氣勢磅礡的巨幅橫卷,畫盡雲濤動勢的各樣情態,從而創發了台灣山水的恢宏意境,也為中國畫史立下劃時代的里程碑,完成了一個傳統文人的傳承與開創。(摘自18-047《雲濤•雙絕•傅娟夫》)